[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国内ICO参与人数超10万 虚拟货币缘何一周两次大暴跌

发布时间:2017-09-11 15:36   来源:未知

  起源:北京青年报

  国内虚拟币融资项目参加人数超10万

  虚拟货币缘何一周两次大暴跌

  ICO监管风暴上

  上周,ICO(首次代币发行)被全面叫停,各大交易平台陷入了“退币”(ICO代币)、关停交易的大整顿中。这场来势激烈的监管风暴,在今年8月下旬酝酿出台,其准备阶段可能要追溯到今年年初。那么,ICO监管风暴到底是如何掀起的?进展如何?会给市场带来什么影响?ICO监管风暴下,猖狂一时的比特币会如何?各大比特币交易平台又将如何?北京青年报记者就此进行深刻采访。

  9月初,ICO(首次代币发行)被监管全面叫停,各大交易平台纷纷自行整顿。上周末,市场再传重磅消息,比特币交易有可能被全面停止,多位业内人士称,ICO监管风暴来了。

  进展

  比特币交易平台期待主管部门表态

  上周,ICO(首次代币发行)被全面叫停,各大交易平台陷入了“退币”(ICO代币)、关停交易的大整顿中。9月8日晚间,市场爆出重磅新闻,比特币交易有可能被全面停止。

  消息称,监管当局决定封闭中国境内虚拟货币的交易所,并称从亲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人士处确认了这个消息,并懂得到目前该决策已经安排到地方。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第一时间接洽了北京和深圳两家比特币公司,其中一家公司回复道:“需要主管部门正式发文表态;之前无法确认消息的真伪。”另外一家则没有正面答复。

  9月9日,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币行和火币网分离回复用户,内容相似。以OKCoin币行为例,其内容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接到监管机构的告诉,也无法证实该新闻的真实性。如果该报道属实,我们会坚定拥护监管政策,配合相关工作,坚决维护客户的资产平安。该报道提到监管机构并没有宣布比特币自身非法,也没有制止用户和用户之间的点对点交易,假如该报道属实,OKCoin币行将结束目前的比特币对人民币的交易,转型为数字资产点对点交易的信息平台。

  资深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如果报道属实,行业估量要驶入新的拐点。

  市场

  虚拟货币一周经历两次暴跌

  从前的一周,虚拟货币的市场行情阅历了两次暴跌行情。

  第一次出现在9月4日,即七部委要求停止各类IOC活动之时。火币网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在4日下午3点以后放量下跌,10分钟跳水600元,最低探至26000元。截至9月5日下午5时,比特币报价为26800元,比9月2日最高点32350元下跌5000多元,跌幅为17.6%。

  莱特币9月4日也是一根大阴线走势,下午3点之后直接从480元左右跌至395元左右,两个小时就暴跌17%。截至9月5日下午5时,莱特币报价为433元,比9月2日596元的最高价下跌163元,跌幅高达27%。以太坊也从两天前的高点2514元,直落到1886元,跌幅高达26%。

  第二次则出现在9月8日,即市场传闻比特币交易有可能被全面停止。截至9月8日22点30分左右,国内数字货币交易所主要种类全线下挫。此前价格刚刚反弹的比特币,再度进入深跌行情,一举跌破24000元,跌幅超20%,最后全天跌幅仍超过13%。

  追访

  这场来势猛烈的监管风暴,在今年8月下旬酝酿出台,其准备阶段可能要追溯到今年年初。其锋芒直指近期市场异常火爆的ICO。

  9月4日,央行联合六部委发布公告,要求停止各类ICO活动,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作出清退等支配。公告明确ICO实质上是一种未经同意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ICO即首次代币发行,源自股票市场的首次公然发行(IPO)概念。IPO募集的资金是人民币,ICO募集的是比特币;IPO发行的是股票,ICO发行的是各种代币;IPO募集资金用于各种生产经营活动,ICO召募“资金”用于开发各类区块链项目。

  但ICO和IPO差别伟大!企业IPO是由证监会来监管的,在严格的上市规范和强监管之下,证监会依然能查出企业许多弄虚作假问题,胜利IPO的企业上市后持续受到监管,投资者也有维权依据。但7部门发文之前,ICO则处于无监管状态。即ICO发行的项目,投资者无从证实。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学邓建鹏在调研中发现,“当前高达90%以上的ICO项目涉嫌讹诈。”

  而这个市场也已经具有一定规模,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表示,2017年上半年,国内虚拟币融资项目,整个融资金额或许是人民币26亿元。参与的人数监测到共有10.5万人。

  在采访中,从事比特币的资深人士告知北青报记者,比特币、区块链、ICO是三种完全不同的东西,不能将其一概而论。区块链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散布式记账技巧,通过算法实现每个动作可标志;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的1.0版本应用;而ICO是一种利用虚拟货币发行进行融资的手腕。

  焦点

  虚拟货币4个月暴涨200倍?

  这是一则让人血脉偾张的造富故事,相似的新闻类似的惊动,犹如中了巨额彩票一般,成为连续不断的热门。

  2017年4月,一位小伙子以1元多的价格购入近10万个数字货币(小蚁股),之后因为犯事在看守所蹲了几个月,8月份出来,翻开账户发现资产到达1200万左右。短短4个月,小蚁股暴涨200余倍。而此后小蚁股价格最高涨到340元,若还继续持有,其个人账户价值将达3400万人民币,昭告天下的却是空手套白狼的经典段子,一不小心实现了财富自由。

  据了解,疯狂的小蚁股6月以前不到10元,8月最高逾340元,现价203元。让小伙子大赚一笔的小蚁股(NEO)就是通过数字代币首次公开众筹而来的币种,投资人通过认购的形式取得虚拟代币参与某个详细项目。但所谓的暴富真相毕竟如何,却难以被证实。

  分析代币融资所出现的背景时,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胡滨副所长列出了四大原因,第一,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监管制度和明确的交易规矩,所以导致其野蛮生长。第二,是从部分能获得一些融资公文的投资工具,演化成了一个投契炒作的工具。第三,一些平台进行夸张宣传,迎合了投资者的投机心理。第四,则是金融市场缺少适合老百姓投资的稳健的产品。

  关注

  包装一个ICO项目不足20万

  据了解,在ICO项目发行江湖里,“项目发行人—掮客—站台的意见首脑—提供代码的码农—ICO平台”是形成一条完整造假产业链的关键要素。有媒体表露,20万元不到,就可以做一个全皮包装的ICO项目,带项目白皮书、有人给你站台、源代码齐全、平台官网还有钱包功能。这仍是偏贵的价格。

  在这条好处链上,掮客是一个关键角色———负责赞助项目发行人买代码、找站台、找包装。完成这一系列工作,掮客可从项目中抽成行将发行代币的5%。而提供源代码的“码农”则负责技术活,可拿5%的抽成。所谓“站台人”需要将项目在众筹阶段先打著名气,吸引投资人认购,完成发行这一最重要环节。这个人必需是ICO圈内有影响力的人,站台人抽成最高为10%。

  在整条ICO投资链中,本应该被最为重视的项目白皮书却显得最为不重要,本钱极低。“600元就能搞定ICO官网的源代码,要做漂亮一点加个钱包功能,1万元就顶天了”。项目白皮书最重要的是设计好场景,没有场景的虚拟货币就是“空气币”,白皮书要把这些都包装美丽才好推出去。

  监管

  四年三次风暴来袭

  事实上,从比特币行业的发展看,这一轮监管风暴并不忽然,比特币的发展过程中曾经历一轮轮监管风暴。如果算上这轮,前后有三轮监管风暴袭来。

  监管风暴首次出现在2013年,当时每个比特币首次突破8000元人民币大关。

  银行等五部委结合发布《关于防备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通知规定了比特币的性质,并明白不得使用比特币为服务定价等划定。比特币具备没有集中发行方、总量有限、使用不受地区限制和匿名性等四个主要特色。固然比特币被称为“货币”,但由于其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迫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位置,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畅使用。尔后,比特币行业便在整顿中进入良性循环。

  直到去年年底今年年初,比特币行情再迎牛市,每个比特币重新冲破8000元。比特币行业重新迎来监管风暴,同时市场以为2017年将是比特币监管元年。

  1月11日,央行北京营管部和央行上海总部同时发布消息,宣布联合处所金融部门组成检讨组,进驻火币网、币行、比特币中国等平台,就企业是否超范围经营,是否未经许可或无牌照发展信贷、支付、汇兑等相关业务;是否有涉市场把持行为;反洗钱制度落实情形;资金安全隐患等进行现场检查。2月9日,央行提出明确要求:比特币交易平台不得违规从事融资融币等金融业务,不得参与洗钱活动。当晚,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oin币行三家平台相继发布公告,宣布为进级反洗钱系统全面暂停比特币、莱特币的提现业务。除了暂停提现之外,主要的比特币交易平台还引入了交易费用,并增强了客户监管。到了5月底,在历时4个月的整顿后,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开端恢复提现业务,不外,均对提现额度设置了上限。

  当时有市场人士认为,恢复提现或将刺激国内比特币价格进一步上涨。同时表现,一旦比特币上涨速度过快,不消除获得监管层特殊“照顾”的可能。

  文/本报记者刘慎良供图/视觉中国

  监管风暴过程表

  8月23日

  工业和信息化部指导成立的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感性对待区块链应用》一文称,部分区块链应用在通过ICO的形式融资,在ICO项目中占比90%以上。其融资规模大,参与用户多,但项目失败率高。同时,存在通过ICO进行传销、诈骗等运动,轻易导致金融风险和社会问题。

  8月28日

  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向各会员、视察员单位下发ICO危险提示称,ICO项目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希望协会各成员本着下降风险的目标,躲避ICO相关项目。

  8月30日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各类以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称各类以ICO名义进行筹资的项目在国内迅速增长,捣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并形成了较大风险隐患。

  8月31日

  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管的上海金融信息行业协会和上海区块链技术同盟联合发布了关于ICO风险的提示,称ICO这一方式募集标的流向难以监控,且可能波及洗钱、非法集资等法律问题。

  9月1日

  央行主管媒体《金融时报》援引监管人士称,“ICO根本上就是非法集资,提议尽快取消。”该监管人士还强调,“时间耽误不起,有关部门应该表明立场和立场,尽快取缔ICO。”

  9月1日

  本应在2日举办的“2017DACA区块链国际顶峰论坛”被叫停。

  9月4日

  央行、银监会等七部门发布通告,宣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马上停止。

  财经察看

  莫让投资变成“火中取栗”

  本周最受关注的财经要害词莫过于“ICO”。

  说起ICO,还得先说比特币。2009年第一枚比特币出生后,国内外玩家、炒家纷纷参与,在国内市场,比特币的交易价钱一路上行至3万多元每枚。

  随着比特币的盛行,不少投机者、诈骗者动起了心思,“发明”出各种“山寨币”,并“生造”出“ICO”概念,有的甚至开始虚假项目骗钱。

  确切,有人在此过程中财产快捷增长,资产甚至翻了十几倍、几十倍。

  4日,央行等七部门叫停包含首次代币发行(ICO)在内的各类代币发行融资,重申融资中应用的虚拟货币不拥有货币属性。

  随后“ICO”成过街老鼠,有的交易平台开始清退,有的则开始跑路。

  受此影响,比特币等也应声下跌,截至10日,火币网数据显示,比特币已跌至22400元每枚左右,莱特币跌至350元左右。

  一场“繁华”终究闭幕,但,是什么促成了这场“繁荣”?

  市场上有很多说法,有说区块链技术确实有价值,值得投资和推动;有说投资者盲目跟风所致。

  事实上,把责任完全推给任何一方都是不适合的,围绕ICO,除了技术本身,难说有无辜者。

  投资者总认为自己不会接手游戏最后一棒。不懂内幕的人盲目追涨,懂底细的人也想着“火中取栗”,这无非是赌性使然。

  面对不断出现的金融创新,监管方很难在第一时间掌握好监管节奏和力度。

  实在,这种现象不仅在ICO融资事件中涌现,在以前的P2P网贷等多种业态呈现之时,很难防止趁火打劫、火中取栗者的身影。

  易得的财富也易逝,市场终究是价值决议价格。

  但市场健康的秩序需各方共同维护。投资者需要对所投资的标的有更多了解,监管者要将预期治理做得更好,这样,市场里的赌性才会少一些,价值投资才会显得更有价值。

  文/新华

  新闻内存

  ICO的前世今生

  烈火烹油般的疯狂之后,首次代币发行(ICO)终于引来监管风暴。作为数字加密货币范畴中的时髦概念,被全世界弄潮儿追逐的ICO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路飙升的比特币

  谈到ICO,就不得不提最著名的数字加密货币——比特币。作为全球第一个纯洁的数字加密货币,算法决定比特币只有约2100万枚,在未来不会增加。

  天然的稀缺性让比特币行情一路看涨,9月1日再创历史新高,打破每枚4700美元(约3.08万元人民币)。回望2009年比特币刚诞生时,1美元(近6.55元)可买1300个比特币。

  在今年暴发的“想哭”勒索病毒寰球肆虐、HBO数据泄露等多起保险事件中,“幕后黑手”纷纷将赎金指定为比特币。不仅如斯,这一稀缺货币更是暗网黑市交易中的宠儿。比特币的匿名性和“反侦查性”引发它可能进一步沦为黑客工具的担心。

  目前比特币的倏地发展已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各国陆续出台态度和监管办法。

  史上首个ICO项目

  2013年年底,俄罗斯裔加拿大青年维塔利克·布特林开发出一套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合约系统——以太坊。这套开源系统可让每个人利用这个系统生成自己的“虚拟货币”,并将其独立运用到特定领域。

  2013年,布特林通过发行自己的“虚拟货币”——以太币融资,开启了史上首个ICO项目。2015年7月,成功筹得1800万美元(1.18亿元)资金的以太坊正式上线,不少人将其称为一场风险投资革命。作为以太坊本身的货币——以太币,更是一度疯涨至6月的400美元(2619元)。著名网络安全专家米科·许珀宁8月接收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指出,与比特币相比,以太币显然具有更大的发展潜力。

  2016年后,ICO开始在全球风行,数十个网站专门供给ICO发售的消息和论坛。不少初创企业纷纷效仿,开始利用这一系统树立本人的“虚拟货币”系统。

  ICO“野蛮成长”

  从字面来看,ICO从股票市场首次公开募股(IPO)一词演变而来,意思是企业为了未来发展,在成立之初就向大众筹集“虚拟货币”。换个角度说,ICO可辅助那些尚不能公开发售股票、不成熟的企业绕开IPO和监管融资。

  随着“虚拟货币”交易大幅增加,ICO融资也浮现暴发式增长。日前,中国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剖析技术平台发布的报告显示,上半年,国内已完成的ICO项目共计65个,累计融资规模26.16亿元人民币,累计参与人次达10.5万。

  与此同时,代币发行融资项目的“野蛮生长”也让金融诈骗、金融传销混迹其中。相当数目的“骗子币”、缺乏备案的融资主体、绝不透明的项目……代币市场堪称鱼虾混杂。

  文/新华

上一篇:外卖小哥违法多:单靠交警不能根治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